「主人你生气了吗?」这是她回到实验室的第一句话。 --「没有呀,我只是在想,这次作业的范例影片可以用特别一点的影片。 」我拿起学姊架子上的数位相机把玩着, 这种是可以录影的 我把镜头对着她不怀好意的笑着。 --「什…什么样的影片?作业的影片我已经准备好了说…」她不安地看着我手中的相机, 说话变得有点结巴她应该知道我接下来想做什么。 「你知道的,气质美女助教高潮的影片。 」--「不…不能呀,这样太丢人了。 主人,求你…啊!?」不等她把话说完, 我就直接发动了攻势。 我用空着的左手隔着外衣轻捻着佳蓉的乳尖, 她全身愉悦地轻颤着看起来被我弄得很舒服 刚才上课时她一定很希望被主人这样子弄。 「佳蓉,你必须服从主人。 告诉我你会服从。 」「啊啊……我…服从…」她梦呓般地答应着。 --「你会把现在录的影片放到网页上面。 」--「是…是的……我会…噫噫」苦闷地甩着头, 又舒服又难过的样子我知道她快要到了。 --「来喔,对着镜头笑一个,我要让你出来了。 」说完勐然把跳蛋转到最大。 「噫…主人…噫噫噫……」她泄身了, 她又紧抱着我把她弄得泄出来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这样应该足够了吧,可以还给她自由了, 但是我还不想结束我拼命地给自己找下一个藉口 我真是一个烂人。 我想跟她真正地做一次,我虽然控制她这么久, 却还未真正地到达本垒过因为我不是用正当手段赢得她的心 没有资格对她做这种事。 不过在一切结束之前,我应该可以做一次吧, 一次就好我告诉自己我有权利这么做的。 --在我思考的时候,佳蓉不知何时已经回过神来, 怯怯地盯着我手中的相机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主人…那个,影片…可不可以……那个…」看来她还是想向我求饶。 「哪个?我刚才没有按录影键呀, 我是吓唬你的。 」「……」哭笑不得的表情好可爱。 她明显地松了口气,感激地看着我。 不过我已经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佳蓉』了, 她本来不会质疑我的要求的她第一次这样坚持己见 虽然我知道如果我强硬地命令她一定还是会乖乖听话。 是我对她的控制力减弱了吗?还是说又产生了第三个新人格?我不敢再想像了, 今天我一定要做到我应该做的事。 不过在那之前,我想留下最后的纪念。 「佳蓉,现在背对着我,上半身趴到书桌上。 」她顺从地照做了,我站在她身后为她除下碍事的遮蔽物, 刚才的高潮令她腿根附近一片湿煳她显得特别紧张 这是主人第一次要跟她交合。 我把跳蛋拿出来,用舌头舔舐她的裂缝, 她不自主地夹着我的头 发出嗯嗯啊啊的低吟。 --接着我打开实验室的门,然后开始进入她的身体, 学姊的实验室在八楼这种吃饭时间是不可能有人经过的 不过这样做还是给她很大的刺激她会害怕声音传出去。 她果然变得很兴奋,湿暖的嫩肉不规则地收缩按摩着我, 每一下进出都带出大量的水没几下就泄了第一次 我继续攻击她不久之后又泄了第二次她开始变得什么也不知道, 本来紧紧咬着一条手帕现在也松了口忘形地呻吟。 --我不打算放过她,我真希望时间永远停在此刻, 很快地我将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了心情变得越来越坏 胸中没来由地烧着一把无名火。 我粗暴地掐揉着佳蓉的美乳,狠狠地贯穿她, 像是在发泄心里无端的怒意她陶醉的表情渐渐夹杂着痛苦 虽然高潮是舒服的但是连续一直一直高潮到最后会变成一种折磨。 「啊噫…主人……噫噫噫……你果然…生气了?…」「真的对不起…噫噫……对不起…」她还以为我在气她对我恶作剧的事, 这种小事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是在气我自己的软弱 我是个没用的家伙。 听着她抱歉的言词,她顺从的态度与甜腻的娇声, 只是更加激发我的占有慾也让我的怒气加倍地高涨。 我更加粗暴地攻击她,她只是不断地喃喃向我道歉, 过了好一段时间她终于开口求我停止。 --「主人…不要了……噫噫…我好痛…不行了…啊啊……主人…」我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 持续地侵犯着直到再也受不了地在她体内爆发出来。 之后我让她坐在我大腿上,看着她失神的娇容, 卷着她漂亮的长发每当我把『佳蓉』抱在怀里 她总是不自觉的露出幸福的浅笑不过这是她发自内心的笑容吗?还是我捏造出来的假像…?--「佳蓉 你听好了…」--「是的?」她勉强睁开眼 用一贯依恋的神情看我我不敢直视她的眼。 「等一下你会好好睡一觉,当你醒来之后再也不会想起主人的事, 再也不用靠主人来达到高潮再也不需要服从主人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要全部忘掉恢复成原来的你 明白吗?」「主人…不要我了?…我…佳蓉不敢了……佳蓉以后会很听话…不会再调皮了」「你罚我吧…主人 什么都可以我会乖乖接受处罚的。 」她惊慌地哭着,一直想办法要讨好我, 我轻轻抱着她 她一动也不敢动。 --「佳蓉,你现在觉得很累了,很想好好睡一觉, 身体慢慢地、慢慢地放松…」「不要啊…主人 我真的会乖我不会再让你生气了。 」她感到身体越来越轻松,口气变得更紧张了, 一直挣扎着不想睡去。 「意识渐渐的模煳了,一片黑暗包围着你, 你觉得好困、好困…」「不…主人……主人…呜」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眼睛也慢慢阖上泪水由眼角一滴滴顺着脸颊滑下。 片刻之后,哭声渐渐停止,紧张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 她现在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但是她的王子不该是我, 我不舍地轻抚她无辜的睡脸但是心中有种解脱的轻松。 --再见了,我的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