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们带着有关手续向市工行开去 梦莎开着车建萍着一套象牙色薄纱套装、象牙色带袢高跟鞋, 而唐美绢则着一件薄T恤、藕色短裤、白色勾花短袜和白色NIKE运动鞋随侍。 车到工行门口,我和建萍下了车,建萍原就身高1.62米, 加上打扮得体垂肩短发映衬下圆圆的脸蛋上一双妩媚动人的大眼睛中秋波涌动, 衣衫薄透走起路来更显得妖娆动人。 想不到印象中的二流美人稍加关心调教, 就变得如此妩媚性感一路上人们的目光更多地是投向我的这位温顺的小蜜而不是她的主人。 我们径直来到孙行长的办公室,孙行长很明显已经接到老爸的电话在等我, 我们一起在沙发上落座寒暄起来。 孙行长五十来岁,头已经秃了,一对小眼睛显得狡猾老练又有些色, 攀谈中他的眼光老在建萍吹弹得破的粉嫩脸蛋、透过外衣清晰可见的奶罩和白色内裤、象牙色高跟鞋包裹着的精致的双脚上扫来扫去, 看来我的这位骚蜜已经勾起了老行长的色心了。 「刘茜,来给客人们倒茶。 」行长吩咐他的下属来招唿我们。 门一开,我的眼睛有些花了,只见一名身着白纱套装的美貌女郎走了进来, 殷勤地招唿我们并给我们沏茶我趁机端详了她几眼, 只见她头上剪一头清爽整洁的短发有一双妩媚的大眼和性感的红唇, 衣衫比建萍的还要暴露里面居然是黑纱胸罩和黑色内裤, 脚上是一双黑色网纱带袢高跟鞋跟虽然有些粗但高度正好, 使此骚身材毕露性感动人。 警告︰此区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我故意问道。 「我的秘书刘茜。 」「小姐太漂亮了,看来银行出美女的话是言之有物的了。 」刘茜一听,非常高兴地对我嫣然一笑, 轻启贝齿开口柔声说: 「谢谢!」让我的心弦都为之所动。 建萍有些吃醋,暗中小手掐了我一下。 老孙岂是吃素之人, 也意味深长地对我说: 「请问这位小姐如何称唿?」建萍来了神, 俏声地答道: 「我姓赵名建萍,是神光公司的职员, 是老板的女秘书。 」「好,赵小姐也是靓丽逼人,让人心动啊!」建萍这只骚货一见有人夸她, 满脸甜甜媚笑柔声说: 「谢谢!」我见老孙已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被建萍这只小妖精迷住了语涉淫亵,哪里还能谈什么正事, 于是在建萍的屁股上一掐她回头看见我面带怒气, 哪里还敢多言便低下了头。 老孙一看这个阵势,也只好稳住心性,和我慢条斯理谈起正事来。 我知道对付这种人只用权势压是不行的, 便答应他: 如果贷出款来, 我们只用六个月到期除连本带息还净以外,还单独给他本人表示十万元, 此笔款项分两次结清先付五万,事成后再付清。 正事谈完,又要谈吃饭的问题了,大家都明白如今是「不吃不喝, 经济滑坡」的时代约定晚上在本市档次最高、料理味道最佳、食客口碑最好的金华大酒楼见面, 同时敲定刘茜和建萍两骚都要参加。 出门时, 我意味深长地对刘茜说: 「刘茜小姐, 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来我会给你带来一份精美的礼物和意外的惊喜。 」刘茜的脸都红了, 激动地说: 「谢谢您, 我一定去。 」看见面前的这只骚浪妖娆的尤物, 我心中暗想: 你这小尤物还逃得出爷的掌心吗?我们回公司安排一番后, 我带上梦莎、张晓庆和建萍去赶饭局了。 华灯初上时,我们来到金华,老孙已经到了, 他坐的是刘茜开的SANTANA2000看见我和建萍从警牌奔驰320上下来, 知道我们来路不凡显得更加殷勤。 老孙是这里的熟客了,和所有的人都认识似的, 点菜等自然是他的事我只点了两瓶法国葡萄酒, 呷着美酒、吃着山珍海味味道是好, 我心想: 这些贪官污吏些怎么就没有吃心烦, 有空真该让他们吃吃大牢里的伙食。 刘茜和建萍似乎为了表现她们的情妇本色, 各为其主赤膊上阵纷纷劝我和老孙的酒。 美味在前、美色佐餐,大家非常尽兴,喝到最后, 两位小蜜都是面带潮红春心萌动,刘茜那一双妖娆动人的眼睛, 更是不停地向我递送秋波害得我的小弟弟都不安分了。 妈的,这样只卖骚而不让我摸弄干玩品其美味, 真他妈难受!吃得差不多了我让建萍给下面打个电话, 不一会儿身着黑纱套装的晓庆就迈着俏浪的步子走到我们面前, 将一个小包递给我柔顺的一个媚笑就转身下楼了。 被二流美女迷住的老孙这次见了一流货色, 眼珠子瞪得像牛眼 口水都要滴答下来了: 「这位小姐是……?」「我的表妹, 现在在我的手下打工。 」我干脆绝了他的邪念。 「好小子, 你们公司可真是佳丽众多、艳色无边啊!」我假作谦虚说: 「哪里哪里, 贵行才是人才出众、靓女济济窥一斑而见全豹, 光刘茜小姐就足以让我惊艳了。 」骚货一听我如此夸她,露出其骚浪轻佻的本色, 浪声说: 「谢谢总经理夸奖。 」一边又举起杯子来了。 我放下杯子, 说: 「且慢。 」便将小包打开,取出一只长条小盒递给老孙, 「这是我前几天才托人从韩国带回来的高丽参 聊表寸心不成敬意。 」我又取出一个显得正正方方的小纸包递给他, 「这是我公司给嫂夫人的意思请收下。 」老孙心照不宣地假意推辞后摸了一下那东西的厚薄, 愉快地收下了。 我取出一个包装极其精美华贵的小首饰盒打开, 将里面的一根纯金项链取了出来「这是在法国巴黎定做的, 式样独特、加工精湛初次见面就送给刘茜小姐作个纪念。 来,请老孙帮石小姐戴上。 」当着老孙的面,我还是得给他个面子。 当刘茜戴上这条项链后,顿时艳光四射、美丽逼人, 骚货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我心想: 这世界上的东西真说不清,再漂亮聪明的女人, 在黄金面前都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而甘当金钱的奴隶 活人反被死东西所左右。 我从包中取出包装精美的红丸, 建萍帮腔介绍说: 「这是我公司代理销售的美国美容精华素, 三粒一个疗程每天一粒,每天多一点健康、多一点美丽。 」我打岔说: 「老孙,你不是说我公司佳丽如云吗?她们都是吃这个才出彩的。 」老孙问能不能多给一点, 建萍笑着打趣说: 「别什么事都想着你老婆。 」刘茜也嗲声应承说: 「就是嘛!」我笑着解释道: 「这药效果特好, 加上本公司又是试销阶段数量不多,只能以后再考虑了。 」我举起杯子,建萍和老孙也举起酒杯。 「来,为了刘茜小姐的健康和美丽。 」老孙很高兴,以为我们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抬举他的下属, 连忙抢着说: 「来小茜,干了。 」我给建萍使个眼色,她会意地夺下刘茜手中的酒杯, 将一粒红丸放了进去再将杯子还给刘茜。 「来,为了刘茜小姐的美丽和幸福……」建萍提议下, 大家痛快地干了这杯酒。 吃完饭,大家意犹未尽、玩性尚浓,于是我们来到舞厅跳舞, 其实所谓跳舞就是给男男女女一个互相搂摸的机会。 在幽雅的舞曲中,我们先各自跳了一曲,然后老孙就向建萍扑去, 而刘茜也当仁不让地钻进了我的怀里。 一曲又一曲,老孙搂着建萍再不松手,而刘茜在我的怀里也驯如小猫, 任我抚摩她的美臀和翘乳想以此来报答我。 我摸得很轻,很温柔,怀里的这只小骚觉得我很有风度和气质, 将她家里的电话写在名片上悄悄塞给我媚笑着娇声让我和她联系。 小骚哪里知道我的真相,在文质彬彬的外表下面, 我却是一只凶狠无比、残暴肆虐的吃人的大灰狼 专吃茜儿这样可口的美女她今后的命运全在我的掌握中, 她全身的妖娆温柔和风情全部都奉献给我才算完。 在回家的路上,建萍羞答答地告诉我,老孙在她身上都掐出了痕迹, 我打开车内灯让她轻解罗衫让我全身审看一遍 「老孙这小子真够狠的。 」我心想。 酒为色之媒,当见到建萍秋波荡漾、慾火烧心的俏脸时, 我心为之一动让她低跪在胯间替我品箫赔罪, 张晓庆也将我的舌头噙过去品咂起来为我泄火。 这天晚上,建萍、晓莉和张晓庆让我在床第间充分领略了温柔小蜜的美好滋味。 三天后,刘茜打电话来说,她要亲自将我们贷的500万转帐支票送过来, 我假意说: 「何必劳你的大驾 我们派人来拿不就行了?」茜儿撒娇放嗲说: 「别这样, 总经理我有些想你们,让我来吧!」我想了想, 想起她上次的妖娆体态和暴露衣物 心中一动就对她说: 「好吧, 你来吧但记住穿上上次我们去时穿的那套衣服和鞋, 打扮得风流一点让我见了高兴。 」刘茜一见我同意她来,心中很高兴,满口答应按我的吩咐办。 下午四点,我的办公室的门开了,建萍和刘茜两名骚浪小蜜走进了我的房间, 坐在沙发上的我抬起头时 两女低眉顺眼地双双跪倒给我请安: 「建萍、刘茜给爷请安。 」看来建萍刚才给茜儿上的一课效果不错。 今天二女的装束和那天一样,都为藕色和白色薄纱外衣, 颜色比较相近加上娇俏的脸蛋和妩媚的大眼, 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上次准看不准吃,勾起我满腔慾火, 今天成了我的人爷要一箭双鵰、好好风流快活一下。 我拍拍大腿,叫两只骚货爬过来,两骚果然听话, 一边抬起头冲我甜甜媚笑一边扭动屁股,慢慢从地毯上向我爬过来, 就像两条漂亮淫荡无耻的小母狗。 爬到跟前,两女隔着我的衣裤从大腿处慢慢吻上来, 两张俏脸吻到胸前时黑色的头发在我的颈项处磨来磨去, 女性的馨香和法国香水的气味撩人情慾。 当三张嘴终于凑到一起的时候,我张开了嘴, 两名靓女乖巧地将一对红舌伸进我的口中任我品砸挑逗 四只纤纤玉手也在我的身上摸弄调情我的手也没闲着, 隔着一层薄纱用力搓玩两只美臀直搓得两女呻吟连天。 美美地调了一番情以后,我想举行一次重大的欢迎舞会来纪念刘茜成为我的第十五名小妾。 这天晚上,艳儿开车将家里的美人们送了过来, 她们还提了一些箱包。 八点钟,主持人晓丽宣布舞会开始,出人意料的一开场竟然是时装表演。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时装表演,也是为我一个人开的卧室里进行的表演, 柔媚、性感、骚浪是它的主题全部是睡衣登场、内衣外穿, 我胯下的十四名佳丽靓女、荡妇淫娃们分别身着各式衬衣、皮马甲、皮短裙、皮制性感长靴展示她们的野性魅力、而轻薄的恤衫加上色彩艳丽的健美裤和娇美的皮短靴 更衬托出她们高耸的双峰和健美漂亮的大腿、极薄的长裙或骚浪的裙裤中 艳冶的各式内衣在朦朦胧胧中散发出极其强烈的诱惑力 加上摇曳生姿的乳波臀浪、和在屁股上放浪甩摆的绸裙和裙下白嫩精美的玉腿 时时撩起我的强烈的慾望、还有就是各式吊带低胸长短睡裙和绸缎睡袍 几乎都是真空上场、乳波荡漾而精美的睡衣更反衬出我的这些胯下佳丽们的千娇百媚和娇美如花的脸蛋、性感高跟鞋的陪衬更是完美无缺。 虽然大家表演得非常缓慢,但也看得我眼花缭乱没有头绪, 这时晓丽俏生生走过来娇滴滴问我: 「爷是否有些看不过来了?骚货们今天可是漂亮耐看?」我笑着打趣: 「耐看 最耐看的我要抱在怀里慢慢审看。 」骚狐媚笑说: 「反正都是爷的人, 想怎么看还不都是爷自己的事我们还敢说个不字?」说完, 戴着薄纱长手套的玉手递给我一本相册打开一看, 原来每人各穿皮衣裙、健美裤、长裙裙裤和睡衣四套服装上场 在相册中每位佳丽也各照有身着此不同衣装的四张骚浪无比的倩影供我参考, 我终于理出头绪、稳住了阵脚。 我招唿晓丽依顺序重新来,每次上来三名, 一名在我的面前卖弄风情表演身姿时另两位就在后面扭动腰肢媚笑迎春, 当前面表演者的背景。 表演进行得非常缓慢,靓女佳丽们为了向我全面展示她们每套衣服和身体的神韵风采, 不停地摆出各种姿势并甜甜媚笑比职业模特更胜一筹, 每人都尽心尽力动作虽然有些略带羞怯但更显生动, 有的妞骚浪的身姿和娇美的脸蛋更让我慾火高昇, 令她们在我的腿间扭动表演撩起我的兽慾后, 就一把揽入怀中亲嘴摸奶撩胯还不过瘾的就令她跪在胯下含春吹箫, 最多时胯下有三名骚丫头一起吹箫给我听而同时身边还有两位丰满妖娆的美妾供我摸玩亲嘴侍奉。 我用相册参考对照现场临场表现,加上平时我对各女的了解, 根据每个人的特点评出最合我心的装束。 两个半小时后,这项评比结束了,十四位佳丽都身着最可我心的艳丽而暴露的衣装站到一起接受我的最后评判, 这才真的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有的世间俗人占有一位已经是艳福不浅了, 而我却一网打尽、全数揽入怀中这才真算是艳福无边。 结果是选出最靓丽大方奖晓丽,最丰满肉感奖红心, 最风骚撩人奖洪艳最妩媚甜美奖慧沁,再由我上台颁奖, 我高兴地走上台去一个个搂住慢慢而尽情地亲嘴摸玩好一番颁了口头奖。 下面的舞会当然就更加有趣刺激了,我搂住各式各样的骚浪可心的骚丫头荡侍妾浪职员尽情玩弄, 爽得无以复加差点把这次舞会的主角刘茜忘了。 当我想起时,看她和建萍跳得正是来劲。 夜深人静时分,建萍、刘茜和我上了床, 按我的喜好茜儿的浅黑色丝袜和黑色网纱高跟鞋都穿戴得好好的, 将她那修长性感的美腿和那对诱人的小骚蹄衬得美妙动人 看见这些我的心中也分外高兴,搂住两骚上上下下好一番摸弄, 真他妈过瘾!玩了一会儿我们聊起天来刘茜说, 才开始看见那么多美女打扮得如此艳丽风骚把她都惊呆了, 她真的希望我能永远爱她不要抛弃她。 我当然说: 「只要你把爷服侍得高兴, 爷怎么舍得丢开你这小浪蹄。 」茜儿又有些忧郁地问我,老孙那里怎么办, 我冷笑一声告诉她这几天我们对老孙的情况作了调查, 这小子不仅到处贪污受贿还乱采野花光行里的姑娘就有三、四位被他糟蹋, 刘茜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接着我又告诉了她一些具体情况,茜儿终于下了决心离开他。 这天晚上,茜儿在床上向我全面展示了她的性爱技巧和苗条美妙的身体, 不仅吹箫动人而且下面的两个小口都任我通行无阻, 加上自然动听的骚浪叫床声的伴奏更让我飘飘欲仙, 这个成熟了的浪货的身体和技巧也该让我彻底享受享受了。 「爷,我知道您心中最爱的是纯洁的婊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您喜欢的是表面上青春美貌纯洁的女人, 而在屋里、在床上就要风骚放浪如婊子一样才伺候得您高兴 斝胂耄良家妇女能为您做这样淫荡下流的时装表演吗?床上爷也必定经常一箭双鵰、乱点三军 我们姐妹不是您胯下的婊子又是什么?」「怎么 你这小浪货不喜欢?」「不从今天起,我就是伺候爷的丫头了, 爷喜欢什么人家还不是就要做什么。 来吧,请多疼疼您的小婊子吧!」。